上海维乐口腔儿牙博士罗罡:从中国到日本,因喜欢而专注 商业生活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温州医科大学教务处_成都大学教务系统首页_华北科技学院教务处
阅读模式

短线"三部曲"

  在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高端医疗人才的稀缺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近年来被资本关注的儿童齿科领域,有人统计过一个数据:每130万人才拥有一位专业的儿童牙医,而其中拥有海外博士背景的,两只手就能数完,日本儿牙博士罗罡便是其中之一。

  在别人眼里,罗罡很幸运,赶上了儿牙资本热潮,成了最炙手可热的儿牙专家,而在罗罡看来,他只是在10多年前,因为喜欢孩子一头扎进了被大多数人嫌弃的儿童齿科,并愿意为此排除万难,远赴日本,专研和精进儿牙诊疗技术。

  “如何让孩子拥有自信笑容?”,这是罗罡远赴日本攻读儿童齿科博士的初心,也是美维致力于解决的问题,或许正是这份执着让两者结缘,共同做孩子口腔健康的守护天使。

   遇见儿童齿科 从此心有所往

  从小学到高考,罗罡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是老师青睐的“学霸”,不负众望,他以优异的高考成绩顺利进入了全国排名前三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口腔医学专业。或许是脱离了父母的管控,或许是对口腔医学本科课程设置的不适应,本硕连读前四年,罗罡一度迷茫没有方向。

  直到大五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实习的最后一个月,罗罡踏入了儿童口腔科(当时是儿童预防科),从此心有所往。

  “我特别喜欢孩子,从不反感孩子哭闹,当时在儿童齿科,看到很多孩子第一次来都会哭,然后通过我的行为引导,慢慢地与我产生信任,不哭了,甚至非常配合医生的口腔诊疗,这给了我极大成就感。”正是这份发自心底的喜欢,让罗罡成为了班里唯一一个自愿选择当时极为冷门的儿童口腔专业的学生,“在儿童齿科的一个月让我找到了此生所爱”。

因喜欢而专注 是一种幸福

  有人说,能从事一份喜欢且擅长的职业,并能创造社会价值,是人生的一种幸福。

  毫无疑问,罗罡是幸运的,现在是国内知名儿童牙科专家的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儿童口腔科汪俊主任成为了罗罡的研究生导师,“她是国内儿童牙科诊疗行为管理领域的权威,对孩子的行为引导非常厉害,而且对待孩子非常有耐心,有亲和力,她的带教让我受益良多。”尽管毕业已10多年,但罗罡回忆起自己当年求学时导师的教导,仍难抑感激之情。

  “儿童看牙最大的问题就是不配合,如何让孩子配合?了解孩子的心理,引导孩子克服恐惧,与孩子建立信任。”在导师的带教下,罗罡很快便掌握了儿童行为管理的精髓,三个月之后,独立接诊已没有问题,甚至门诊量不输于当时正式的医生。

  机缘巧合,研究生毕业后的罗罡进入了民营口腔机构,老板是在沪的外籍人士,接触的患者80%是外籍人士,50%是全世界各地的小朋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从“温室”进入了“原始森林”。

  “这一年的历练让我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为海外求学打下了语言基础,也让我从只懂看病到学会站在患者的角度思考问题、提供医疗服务,更让我意识到儿童齿科还有更广阔的空间值得去探索。”2011年,罗罡开始了连续三年的博士申报,为了自己热爱的儿童齿科,他甚至放弃了复旦大学,终于如愿考入日本福冈齿科大学儿童口腔专业。

   为了信仰执着赴日

  即使舒适,也不要沉寂,所以宁愿艰辛,也不要放弃信仰。

  有车有房,有妻有子,还有体面的工作,明明可以活得很舒适,却偏偏放下一切执着赴日,即使语言不通,即使学费被骗,罗罡仍坚持着一边兼职一边读博。

罗罡在日本福冈齿科大学获得儿童齿科博士学位(左侧为岡晓子副教授,右侧为尾崎正雄教授)

  有时不期而遇的不一定是幸福,当罗罡还沉浸于被日本福冈齿科大学入取的喜悦中时,准备好读博的所有积蓄被骗光,这如同当头一棒,但罗罡没有放弃,他跟学校申请每两个月回国一趟,一是可以看看家人,二是可以上临床赚点钱,甚至在读博的第三年开始,罗罡决定利用双休在国内兼职上临床,“从周一到周日,不是读博就是上临床,一年飞行144次,平均每个月飞12次,这样连轴转持续了整整一年半,没有一天休假包括过年。”

  尽管读博四年过得艰辛而忙碌,但罗罡觉得这段日子很值得。罗罡的博导是日本儿童齿科界的著名学者本川·涉教授以及尾崎正雄教授,他俩都是日本“小儿齿科学“这本大学教材的编者,其中本川教授还曾是主编之一,还有一位带教导师岡晓子副教授,他们对待科研和临床的严谨态度对罗罡影响很大。

  “岡晓子是一个极度严谨的人,绝对坚守原则,医教研一把抓,而且为了信仰——改变日本口腔医疗教育现状,一天工作16个小时,都不觉得辛苦。”这让罗罡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将日本最先进的儿童口腔技术和理念带回国内。

罗罡与福冈齿科大学校长KITAMURA合影

  “日本的早期矫正是全球最先进的,没有之一,这也是我坚持去日本求学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学习早期矫正,罗罡在博士研究课题之外,只要有时间和机会,就会去临床,或是参与各种病例讨论会,因为早期矫正最重要的并不是治疗,而是精确诊断和设计方案,“比如一个龅牙的病例,首先我要经过测量判断是上牙突出去了,还是下牙凹进去了,或者并非是牙齿的问题,而是骨骼出现问题,这与国内矫正最大的差异就是,国内凭医生经验去判断和诊疗,而日本是经过精确测量,用量化数据来判断和诊疗。”罗罡表示,他们的病例讨论会就是在讨论诊断和设计。

  留日期间,罗罡担任研究助理(Research Assistant),带教本科研究生,并获“森田奖学育英会”和“富德会”奖学金。“牙医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工作,所以守住初心,在所学基础上大胆思考不断创新并不容易。我欣赏日本的匠人精神,将重复的事情做到极致,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一种工作态度,也是一种人格气质。”在日读博的四年让罗罡对儿童牙医有了新的理解,同时也让他拥有了“匠人”精神。

   实力奶爸 携手美维实现抱负和理想

  身为两个孩子的“奶爸”,罗罡会给刚刚长出乳牙的儿子刷牙,即便在日留学时,也会定期每两个月回家陪伴孩子几天,或许正是父亲这个角色,让他对孩子总有一种天然的保护欲,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长,尤其在口腔健康层面。

  2019年初,归国不久的罗罡决定加入美维,“我怀着一腔热血和抱负回国,希望将全球最先进的儿牙早期干预体系引入中国,而美维这个平台能实现我的理想。”作为业内少数几家创立了儿牙品牌的企业,美维倡导“预防与治疗”并行,“生理与心理”并重的全新儿牙医疗服务理念,并将儿童齿科作为企业发展重要布局方向,在上海、重庆等地设立了独立的DUANG DUANG少儿口腔门诊,同时还将以儿牙专科品牌的形式进驻美维旗下130家口腔门诊,覆盖全国35座城市。

  目前已是美维儿童齿科首席医师和DUANG DUANG少儿口腔连锁品牌总经理的罗罡,已成立DUANG DUANG儿牙矫正中心“罗罡博士团队工作室”,并通过培训和带教,在美维体系内培养更多儿牙早期矫正医师,组建一支专业的儿牙医师队伍。同时,还将基于国外先进理念培养专业儿牙医生队伍,并打通市场运营与医疗管理环节,逐步建立起一套严谨的儿童口腔医疗专科体系,让儿童齿科回归医疗本质。

早期干预 让孩子爱上看牙

  在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罗罡积累了大量的海内外高端齿科诊疗经验,对来自不同国家,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均有独特的诊疗方案。他精通中英日三国语言,在“基于健康,改善美观,追求完美”的金字塔矫正原则下,创建了“儿牙早期干预体系”。

  罗罡认为每个孩子都是个体,颌骨和牙齿具备不同的生长潜力,在治疗方案定制上讲究个性化,无论多忙都会对每个小朋友的牙齿大小、牙弓宽度、牙弓长度、头影测量等进行数据化分析,判断小朋友的牙齿畸形是牙性还是骨性。针对不同症状,根据数据分析的不同结果,制作不同矫治器,定制个性化方案。目前在国内,矫正治疗前后都进行详细数据分析的医疗机构并不多,对每个就诊儿童都进行详细数据分析,并以此为基础制定个性化诊疗方案的医疗机构/医生则更加稀少。

  “儿童牙医在临床上最怕碰到的就是不配合的小朋友,低龄哭闹的比例更高。很多家长考虑全麻的风险及费用,宁可选择束缚治疗。但这种方法可能会给小朋友留下童年阴影。束缚治疗只能作为紧急短时处理,而不应该成为一个儿童牙医‘搞不定’小朋友的常态。因此实现家庭口腔教育及诊所治疗的无缝连接至关重要。”在罗罡的带领下,美维将逐步建立起儿牙的“数字化早期干预体系”,同时通过融入式乐教体验、趣味游戏环境(趣味屋、亲子区)、儿牙专家医疗服务团队、国际无痛和舒眠诊疗技术、3M医疗器械设备以及美式管家服务,从心理到生理充分满足孩子的特殊需求,让孩子没有恐惧和疼痛,鼓励他们自愿且享受牙齿预防诊疗过程。

  正如罗罡所言“儿童牙医是一个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的职业,一方面可以解决儿童牙病痛苦,改善牙齿排列和面型发育;另一方面可以给孩子带来自信和快乐。” 这也是美维的坚守,一切与牙无关,一切与人有关。

猜你喜欢